js333金沙线路检测(vip-认证)有限公司

中国固定宽带使用成本全球第二低

2023-08-07 61来源:IT时报 分类:行业动态

国际电信联盟(ITU)不久前发布的《2022年ICT服务可负担性》报告显示,2022年全球ICT服务价格恢复了下降趋势,ICT服务变得更加实惠,逐渐摆脱了疫情的影响。

具体到我国, 虽然通信业“提速降费”不再是政府工作报告中的“关键词”和用户口中的“热词”,但是“提速降费”的步伐并未停止。在此推动下,我国用户的通信费用负担进一步降低。

ITU数据显示,2022年,我国固定宽带接入成本在月人均国民总收入(GNI)中的占比,从上年的0.5%进一步降低至0.45%,在全球范围内的排名则从上年第三提升至第二。也就是说,在固定宽带费用负担方面,全球范围内我国为第二低。而在移动宽带费用负担方面,我国同样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,而且相比上年都有明显改善。

扭转全球宽带价格上涨局面

去年上半年,联合国和其下属机构国际电信联盟(ITU)公布了新的数字接入目标,希望在2030年前实现普遍且有意义的数字连接,并为此设定了15项具体发展目标,其中在可负担性方面,目标是“入门级宽带资费低于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2%”。

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在2021年,全球消费者享受到的宽带价格变得更加昂贵,其中,固定宽带服务价格上涨了8%(以美元计算),在人均国民总收入(GNI)中的占比从上年的2.9%上升至3.5%;移动宽带服务价格也略有上扬,在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占比从上年1.9%上升至2%。

同时,ITU发布的《2021年ICT服务可负担性》报告显示,在2021年,达成“入门级宽带资费低于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2%”目标的经济体比以往更少。其中,在固定宽带方面,实现“低于2%”目标的经济体从上年的66个减少至64个;移动宽带方面,则从上年的103个降低至96个。

可喜的是,在2022年,全球宽带价格上涨的局面得以扭转。ITU《2022年ICT服务可负担性》报告显示,在固定宽带上符合“低于2%”目标的经济体从上年的64个增长至71个,在移动宽带上符合目标的经济体则从上年96个增长至103个。

《2022年ICT服务可负担性》报告从固定宽带、“仅包含数据”的移动宽带、“数据和语音使用量低”的移动宽带、“数据和语音使用量高”的移动宽带等多个类别,分析了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用户使用宽带成本和负担能力情况。具体来看,在这些类别中,固定宽带服务成本仍是最高的,占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3.2%,离“低于2%”的目标尚有不小的距离;其次是“数据和语音使用量高”的移动宽带,其成本占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2.2%。而“仅包含数据”的移动宽带和“数据和语音使用量低”的移动宽带,使用成本在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占比均已低于2%,前者为1.4%,后者为1.5%。

我国通信成本负担进一步减轻

结合ITU披露的历年数据,清晰呈现出自从2015年大力推动“提速降费”以来,我国的网速水平有了极大提升,同时通信资费大幅度降低,使得用户的成本负担不断减轻。

以固定宽带为例,2015年是“提速降费”政策实施的第一年,当时我国固定宽带服务成本在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占比高达3.12%,全球排名第90名,落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当时,我国用户使用固定宽带的费用负担,不仅高于英法美等发达国家,甚至比苏丹、阿尔巴尼亚、巴巴多斯、哥斯达黎加等一众发展中国家都要高。

之后随着“提速降费”工程的持续开展,我国固定宽带的用户成本负担迅速减轻:2017年,固定宽带服务成本在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占比降低至2.17%,全球排名上升至第71位;2020年,指标降低至0.51%,排名上升至全球第4,也就是说,我国固定宽带用户负担已是全球第四低;2021年,指标降至0.5%,全球排名上升至第3位;2022年,我国固定宽带服务成本在每月人均国民总收入的占比进一步降低至0.45%,位于列支敦士登之后,排名全球第2。

现在,我国固定宽带用户的费用负担已经远远低于新加坡(0.64%,全球排名第7)、美国(0.93%,全球第28)、德国(0.98%,全球第29)、韩国(1.03%,全球第32)、日本(1.06%,全球第35)等。

而在“提速”层面,成效同样显著。值得注意的是,《2022年ICT服务可负担性》报告中所定义的入门级固定宽带,是指标称速率不低于256Kbps,且每月包含流量不少于5GB的套餐。实际上,这样的低配固定宽带套餐在我国已经销声匿迹。工信部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今年6月末,我国100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占比已经达到94.2%,1000Mbps及以上接入速率的固定互联网宽带接入用户占比则已经提升至20.8%。




Baidu
sogou